应炜——荒诞的诗意,残酷的挽歌

首页    应炜——荒诞的诗意,残酷的挽歌

   一直忙于筹备工作室的应炜依然坚持对每一个作品的品质严格把关,苛刻地挑剔每一个瑕疵。“有时候不得不在工艺上耗费太多精力……这是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”。

面对70后的“新”艺术家应炜,有时候很难用一个简单的词语来概括他。作为一个艺术家,他却有着及其冷静而清晰的思维,而作为一个媒体人或设计师,他却有着一种“不合时宜”的理想主义精神。这种矛盾在他身上产生出一种独特的张力,我想也许这正是他作品的原动力所在吧。


嘎然而止

应炜似乎从来不把创新当作是一个问题,这也许会让很多艺术家心生嫉妒。“我应该算是典型的复合型人才,其实也就是说我是个“分裂人格”,野路子硬长出来的。我没有系统地学过油画、雕塑、数码动画以及文学、哲学、艺术史……我就是爱读书,可学习却很糟糕,哈哈……我的一切都来源于兴趣,读多了,想多了,没想到竟然也能融会贯通,形成风格……我的每一种特长、爱好其实都是一个我。所以可以说我比一般人更自由,更有创造力,面对问题会有更多的武器和解决方案……人生本来就没有标准答案,每个人都必须创造自己的答案——这也许就是活着的意义。”“而艺术家是赋予作品生命(意义),由此赋予了自己的生命和存在的意义……”应炜的谈话跟他的作品一样充满了思辨。

鸟之绽放

诞生

DNA

艺术家应炜对事物有着及其敏锐的洞察力。甚至被朋友称之为“残酷”。

他的作品风格犀利,表达清晰自信,直白大胆,敢于直面真实的存在,并能切中要害。他的作品中有大量的骨骼、鲜血等生物符号,让观众以一个非正常的角度重新审视思考自己,在文明人的背后,作为生物的人这个属性仍在我们每个人身上。“我表现的只是真实而已,并没有道德批判在里面”应炜强调。

此在

纠缠

艺术之脑

笼鸟

应炜同时用尖锐的态度剖析我们传统文化中早已经存在的认知系统,打破根深蒂固的概念边界,包括人和其它生物之间,人的肉体和精神之间,人的生理和心理之间,也包括艺术本身。就像他说的,"所有的定义都是昨天的定义,是过去思想的尸体,是没有生命的壳。不要用别人的定义限定自己鲜活的生命力。"

他总是能把深刻的东西用极简而朴素的方式表达出来,毫不拖泥带水,不管观众愿不愿意,还没来得及回避就已经被击中了。他认为“作品必须引人反思,让人挥之不去。无论什么创意方法、表现方法都是为此服务的……”

中国礼物系列——寿

融化系列——龙

应炜热衷于挖掘中国人普遍秉承的信仰体系,有意利用传统的图案形式,却剥离了其固有的精神安慰的美好意境,似曾相识的元素在他的作品中却具有浓重的陌生感、疏离感。“这就叫细思极恐”他打趣说。各种符号的纠葛、异化,古代与现代的撕裂、对峙,却又暧昧地坦然存在——这不就是今天的现实吗。作品中的种种悖论关系让人深深体会到存在的无力感和荒谬感,充满了对于平庸现实的冷酷解剖与对传统文化的焦灼想象。观众犹如直面悲剧现场,挥之不去,令人唏嘘……

“我要用一种简单直接的方式刺入时代的心脏,展现刻骨的真实,挖出我们这个古老民族隐秘的文化基因……”应炜如是说。

NEWBRON系列——观音

图腾柱系列——手印

贪吃龙

总是能把深刻的东西用朴素简洁的方式表达出来,这就是应炜,一个敢于用内心直面现实的人。不管你是喜爱、惊讶、恐惧,还是疑惑,应炜的作品都达到了这样的效果——触动内心,挥之不去。它让我们重新看待并反思我们自己和习以为常的生活!

应炜创造出了一套非常个人化的美学体系。祝愿他能开辟出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,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。



2018-06-21 18:42
浏览量:0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