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媒体艺术家应炜

HOME    REPORTS    新媒体艺术家应炜

      基于一种实验的方法,应炜试图以类似达达的玩世不恭的方式创作,摒弃一切传统的雕塑技法和模式,尝试用计算机对各种几何公式进行实验。
      在中国艺术家应炜的作品中,数学算法和东方哲学似乎有一个共同的目标。

      中国艺术家应炜希望创作出能让他直面死亡的作品。在应炜的思想中,艺术即是哲学。他认为,传统意义上的审美是肤浅的、平庸的。在感受到生活的无聊与荒诞之后,应炜试图寻找新的生活意义,用创作确立其存在的价值。应炜需要一种观察世界的新方法。他试图用作品建构一个全新的、属于自己的一个独立的哲学空间。

      应炜一直在中国官方媒体从事数字影视创作。2015年,当他无意中看到一位美国艺术家用 3D 打印创作的雕塑时,他意识到,这是一个利用数字技术开创全新艺术的机会,可以打破传统的绘画和雕塑思维边界,可能产生一种全新的艺术语言。应炜在2016年左右辞去了他的正式工作,完全投入到他的实验中。
      实验的方法大部分都是应炜自己研究出来的。由于这是一个实验,他试图用一种类似于达达的玩世不恭的方式来创作,尽可能拒绝所有虽然有效但传统的方法,而试图用计算机算法来实验各种几何几何学公式。
      “只有跨越自我,我们才能产生真正的创新。在我们认识世界时,大脑必须有一个逻辑框架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混乱的世界。但同时,一旦这样想,这种思维方式就会限制了我们的创造力。创新就要是打破头脑中的这堵墙。跨越自我就意味着要打破和超越现有思维模式。”

      当问到应炜如何选择自己的主题时,他解释说他有一个观点。如禅诗所说,“无路是赵州”(没有路时就是路)。
      他的主题和方法与古代东方哲学特别是禅宗有关。Behance亚洲团队创始人Ivan Pesic(伊万·佩西奇)说:“Ying Wei is the master of digital zen”(应炜是个数字禅宗的大师)。在他的作品中,数学算法和东方哲学似乎有着相同的目标。应炜想要把人们从传统的理性主义和社会秩序的压抑中解放出来,直面原始的生命意志。

      应炜谈到一直在创作的“消失的人系列”,就是试图对现代人的生存状态做出的一种描述,那就是数字化时代的人的面貌。使用了lowpoly和pixel(低面和像素化)的处理手法,站立的男人、打电话的女人在消失,在数码化蜕变,在这个人工智能时代来临,个人的思想边缘化、精神空虚化、意识碎片化,最终是也许就人的消失。数字化最终会把我们带向人性的异化还是走向真正的自由?
      谈到创作一副好作品的关键要素,在应炜看来,真正的问题与美无关。艺术必须有改变人思维的力量!这个概念简单点说就是要能“破你的三观”。那就是能够动摇和重建他人思维的逻辑框架。让人同意并接受你制定的游戏规则,否则你永远是个二流的模仿者。创造的本质就是创造你自己。正是在不断的创作中,艺术家磨练了自己的灵魂,完成了自己生命的意义。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复杂而独立的个体。他解释说,只要我们能真正独立思考,敢于打破旧习,忠于自己所爱,就必然有所独创,不必苛求。

      应炜受到罗马尼亚雕塑家布兰库西、瑞士雕塑家阿尔贝托·贾科梅蒂、德国画家安塞尔姆·基弗、中国艺术家米芾和徐渭的启发,波兰多媒体艺术家皮奥特·赖默的表演也给了他不少灵感。炜认为,每一位艺术家都是一个小宇宙,作品只是他们精神宇宙的印记和写照。我们能看到的永远只是他的零光片羽。

      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建立自己的小宇宙。他解释说,如果你只有作品,却没有建立一个完整的哲学宇宙,那么你的作品就不会有真正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自艺术杂志《ARTICULATE》

 

更多详情:https://www.articulate.nu/articulate-23-int.html

2020年4月10日 10:10
浏览量:0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