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方法论

HOME    WORDS    我的方法论

记得以前南方周末的宣传语是“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。”

我的作品实质上都是在描写悲剧。我有一个理论,叫"痛感理论"。就是说,一个好的作品要在一瞬间直抵你的内心深处,让你疼痛、让你失忆、让你百感交集无言以对,进入如禅定的状态。大概就是心理学上的"巅峰体验"。这就是我追求的效果。我要描述这种悲剧感,这是我对生活的思考。但同时我要在这种悲剧中注入一种力量。为什么要画消逝的鸟?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企图振翅飞翔,但又不得不随风而逝。如果说这是一个宿命,那么我要让这个宿命变得结实,变得有力量。它虽然在消逝,但它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着。它是一种无助无力,又沉重悲壮地消逝。这就是现实给我的切实的感受。这就是我要表现的存在之痛。这种痛与贾科梅蒂的孤独的瘦人有想通之处。

 

​我们每个人本都是复杂而独立的个体,只要我们能真正独立思考、敢于打破旧习,并忠于所爱,就必有独创,不必苛求。

让那些狗屁的观念、主义、创新都见鬼去吧,只有诚实才能打动人心!

逃出美的囚笼,逃出艺术史的囚笼,真诚地创作吧!​

我要创造的是能让我面对死亡的作品!

 

艺术一定要有改变别人思想的力量,简单说就是要——破你三观!也就是重新建立别人思维的逻辑框架。要能让人承认你所建立的游戏规则,否则你永远是个二流的模仿者。别人只会以你学得好不好来评价你。

 

在一套艺术理论所营造的场域里,一切都是艺术。

重要的是两个概念:一个是场,一个是一切。创造你的场,并用一切来创造。这个场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宇宙,一个生命体,他是对某个问题的一套独特的世界观。符号的意义是由场来定义的,目的是为了说出这个独特的观念。重要的不仅是使用了什么来表达,而是为什么要这样表达。一副作品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,而是说明了什么。

 

我们用一个物质符号来表达一个精神或是一种观念。并不是愚蠢的认为这个物质形式、这个符号形式,就是这个精神本身。这实际上是一个比喻一个寄托。这个符号只是一个精神的承载,符号本身不会有任何神奇的魔力。而是它可以唤起我们内心或者思维中的一种魔力。所谓艺术创作,就是用这样一种思维物化的方法,用符号比喻的方式来进行思想的交流、思想的传递。去寻求一种新观念的可能。

 

画家就是迷宫建造者。一幅画挂在那,就要耐得住反复观看。它注定是一个矛盾观念的结合体。作品是新观念的创造者,而不是观念本身。艺术家只是提出了一个思考的契机,而不是给出结论。

艺术触及人心。但没有人真的知道,真能说出人心里的是什么。所以作品注定是暧昧的。但作品能帮你延伸你的思维,去触及那个真相。

创造的技巧不是什么错位、并置、夸张。而是有效地触碰混沌、纠结、沉默的人心,找到那个打动人的点。

 

绘画不是视觉而已,画面本身只是联系各种文化信息符号的载体,或者说是一个精神的通道。艺术是链接不同事物,创造寓意的唯一可能。(基弗)

可以说艺术就是关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的插画。

 

创意的本质,实际上就是产生连接。视觉艺术是不同视觉样式之间产生的连接,最终是意义的连接。而意义本身又是多义性。任何事物都具有意义。所以,从逻辑上说,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艺术,只要我能让这个事物产生意义的连接。也就是,让旧的事物产生新的意义。比如杜尚的小便池,就不是普通的小便池。比如克莱因蓝就不是普通的群青。所以真正的创造性,就是把那些我们认为一向没有意义的东西,变成有意义的东西,让我们的生活产生新的价值。这本身就是艺术存在的意义。

所以现在重要的不是视觉风格的创造。而是要创造属于你的独特的意义。而这种方法就是你的独一无二的方法论。

所谓前所未有的艺术,不如说是要创造出一套前所未有的阐释方式。作品形式本身不可能独一无二,但阐释方式可以让任何事物独一无二。所以,创作不是创作作品,而是找到前所未有的视角,创造一套逻辑系统,建构一个从未有过的看世界的方法。作品只是你思想的外衣。

 

要创造独一无二的作品,其实是要找出独一无二的出发点(理由、思维模式)。而创意不重要,形式是否新奇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给你的艺术一个思维的起点——这个形式与出发点之间的关系。也就是说,你为什么要去创造这个作品,比这个作品本身更重要。所谓创新就是找到这个逻辑。所以说艺术的力量来源于出其不意的逻辑的力量。

 

别人做没做过跟你类似的作品并不重要。作品本身只是引子,真正重要的是创作背景,以及想像力的走向。作品的价值不是自身的价值,而是其与现实的关系。现实背景赋予了作品以存在的意义。也就是说,艺术作品的意义不是其自身的意义,而是其存在背景赋予的意义,你感动的理由,你对时代的回应,也就是为何创造了这个作品,也就是关于作品意义的意义——你为艺术史提供了多大的阐释空间,创造出多大意义空间。这才是作品真正的意义。

 

作品就是艺术家的自我解剖,让自我呈现出来,让人解读。是没有目的,不是某种意义的展现。艺术家是价值的分享者,而不是传播者。

 

好的创意如梦境般熟悉亲切,一些习以为常,甚至和谐优美,与你似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内核却陌生,直接,刺痛,一针见血。看起来却没有一点违和感。

 

看待大师的言论要份外小心,正是他们造就了今天的现实,正是他们成为了今天寻求超越者的囚笼。他们是巨人也是屏障。

看大师不要看他说了什么,而要看他的思维逻辑。如果你陷入他的逻辑,他就成为你不可逾越的高峰,因为他是这套逻辑的始作俑者。但如果你能找到他逻辑中的破绽,那他就成为可以帮助你突破自我的桥梁。你可以修补它,或者推翻它,自己成为巨人。

 

不要寻找忠告,我给你的只是我的方法,千万种方法中的一种。在没有方法的时候,你就是你的答案,在无路之处走出自己的路,因为最终有一天,你会走到这一步,没人可以教你。或者说,你要找到你自己的价值,就在于你的方法。方法就是目的。

你需要有足够的自信,释放自我,创造自我,而不是听从忠告。

艺术创造的本质就是要证明历史的非必然性。

2018年8月10日 22:05
浏览量:0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