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艺术家

HOME    WORDS    关于艺术家

艺术不是一个好的职业,但艺术是生活的一个好的理由。

艺术让你有理由读书、思考,有理由游戏、疯狂,有理由谈恋爱,甚至浪费生命。也就是去做所有没有必要却让生命更加丰满的事情。

艺术让我们忘记人生的使命(或规则),而回到纯粹的自由的人本身。

 

传统之所以没有意义了,就是因为问题改变了。

意义是其难度构成的。越难以实现的越有意义,平庸的就是没有意义的。

所以不要往回看,不要说我做到了从前人们渴望做到的。那些意义早已经没有价值了。

意义是——在今天,此时此刻,你发现了什么传统中从来没有过的,不能企及的目标,未能达成的可能,什么就有意义。

 

我的自由跟西方人的自由是不一样的。西方人的自由是天生的,是自然的,是快乐的。而我的自由是我追求来的,是我自我洗脑的结果。它是痛苦的,是纠结的,是付出巨大代价的。也可以说,我的自由的思想方式是独一无二的,是更有力量的。

 

当我们看现代艺术史的时候,有一个问题要特别的注意——那就是,好像艺术史就是那样一页一页的纸张,在你面前一页一页的翻过。可是要知道,事情从来不是这样的简单。艺术史翻过的每一页都艰难、痛苦、迷茫和焦虑,经历过无数人的挫折和磨难。而我们在书上看到的只是结果。所以,我们首先要清干净自己的脑筋,要设身处地重新经历一番艺术的发展,和那些艺术前辈一起,去感受那些迷茫、焦虑,去经历那些挫折、痛苦,我们才能够知道,艺术的每一点进步,它的成因和它的未来,它是如何在一片黑暗中呈现出了下一页的光彩。

 

一个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和普通人的思维方式最大的区别在于,普通人在意的是如何学会适应环境,并在这个环境当中取得最大的利益,以求得最好的生存。而一个艺术家是对环境本身有兴趣——对存在有兴趣,而不是在这个环境中如何活得更好,求得最大的利益。这就是诗学中所谓的"游离",佛学中所谓的"觉察"。

 

艺术家就是在挑战世俗,挑战一切成功的,既定的,公认的价值。

所有的定义都是昨天的定义,是过去思想的尸体,是没有生命的壳。不要用别人的定义限定自己活生生的现实。

 

艺术家实际上是一个社会的基因变异者。他们不是社会的砖块,他们能够为这个社会带来一种新的可能。使我们的文化变得更加的多元,使我们的文化基因变得更加的丰富。

艺术家必须脱离世俗的规则,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,一个孤独的人,一个自由的人。甚至是一个反世俗社会的人。所以他们的行为方式在很多时候,不能够适应社会的规范。而所谓的社会规范,是人类在经历长期的社会生活实践中积累出来的一种生活的法则。但是艺术家以及所有需要创造力工作的人,他们要做的恰恰是打破现有规则。这样他们才能够创造新的可能。如果一个社会对这些创造性的人不能够给予更大的宽容,而是严厉的苛责,这个社会的发展将会停滞。他们的基因将变得单一,将不能适应文明的发展,时代的进步。而我们几千年的东方传统文明就是过于单一,过于压抑,缺乏了变异的基因,失去了进步的可能。

艺术家应该是赤裸的人。艺术家的问题不是他个人的问题,是人类的问题,他是代人类发问。

 

创新者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就是疯子。大众所谓的正常往往意味着一种病态的平庸。

创新者,只会特立独行,不会跟别人抱团取暖。所以创新者,往往会被这个世界所抛弃。

一个文明的开放的社会,就看他是从多大程度上能够包容这些疯子,因为,是文明的进步,很大程度是那些疯子创造的。

2018年8月10日 22:05
浏览量:0
收藏